15/10/02说明:此前论坛服务器频繁出错,现已更换服务器。今后论坛继续数据库备份,不备份上传附件。

肝胆相照论坛

 

 

肝胆相照论坛 论坛 养生保健 我的自我拯救历程
查看: 10913|回复: 82
go

我的自我拯救历程  

Rank: 4

现金
1667 元 
精华
帖子
401 
注册时间
2006-2-8 
最后登录
2012-7-6 
发表于 2012-3-5 20:11 |显示全部帖子
本帖最后由 阿甘GG 于 2012-3-5 22:41 编辑

    我把自我拯救的历程以及一些人生感悟写出来,如果您正在被内脏生病/精神抑郁/神经衰弱/焦虑症这些疾病困扰,或许能从我的文章中得到一点启发。如果你能因此而走上战胜病魔之路并最终成功,我会倍感欣慰。

    我是1970年生人,在这四十多年生命历程中,我经历了许多的坎坷。下面我一点点把自己的经历介绍给大家。

    我平时很少写文章,大学又是学的工科,文字功夫较差,请大家多多包涵。

Rank: 4

现金
1667 元 
精华
帖子
401 
注册时间
2006-2-8 
最后登录
2012-7-6 
发表于 2012-3-5 20:14 |显示全部帖子
回复 阿甘GG 的帖子

一.苦难的1998年肝炎

(1)查出肝病后住院

    1993年我大学毕业,分配到北京的一所单位做科研工作,直到1997年(香港回归那年),那是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五个年头,我的工作才刚刚进入角色。

    1997年年底的时候,我感觉非常的乏力,怎么休息也是无精打彩。

    春节休假时我还喝了点酒,每次喝酒我都特难受。节后我回到单位,身体更加疲惫不堪,脑子杂乱无章,并且开始咳嗽,一旦咳起来,就很难停下来,人极其的痛苦。两个腮上从上大学的时候就有了痘痘,只是现在变得更大了。

    三月份单位例行体检,几天后,门诊部的一个医生通知我得了乙肝,让我去解放军302医院复查。我终于明白我这么难受是因为肝上有了病。两天后我去医院拿检查结果,医生说:你得的是乙肝,你的转氨酶指标很高,赶快办住院手续吧。

    我小时候听说过乙肝这个病,只知道是肝上生了病,其他一点概念也没有。我回单位取了点生活用品就去医院办了住院手续,我还专门带了两副扑克牌,当时想着住在医院也没啥事可做,可以经常和病友们一起打打牌,等医生把我的病治好后就出院。

    住院那天是3月28日,我对这个日子一直记得很清楚。

Rank: 4

现金
1667 元 
精华
帖子
401 
注册时间
2006-2-8 
最后登录
2012-7-6 
发表于 2012-3-5 20:16 |显示全部帖子
回复 阿甘GG 的帖子

(2)发现肝病是不治之症,心情一落千丈

    医院给我安排好病房后,我就跑到活动室里,和几个病友开始打扑克了,一开始感觉住院的生活挺滋润,吃完饭就打扑克,公费住院。啥也不用自己操心。伙食比单位还好。

医生给我开了一种药丸,这种药丸是医院自己研制生产的。据病友们说,这种药丸降转氨酶效果很好。每天早上吃完饭后,护士就把药丸送到病房。

    一周后的一个早上,吃完早饭,我正准备离开病房去活动室,迎面从门外进来一个女医生。我入院后第一次见到这个医生,这个医生说话的语速特慢,语调也没有一点起伏,让人感觉怪怪的,她问我入院多长时间了,然后让我仰面躺在床上,然后在我肚上一阵按压,在胸腔上一阵敲打。我问她,我大概什么时候能出院。她说:“这个病很难缠,基本上根治不了的,等转氨酶降下来就可以出院了”

我很奇怪她为什么这么说话,在我的想象中,医生应该尽量安慰病人,即使病人得了绝症,医生也应该把话说的婉转些。

     等这个女医生走后,我就跑到活动室,病友们已经开始打扑克了,我就把刚才和女医生的对话告诉了他们。

     他们奇怪地问我:“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

     我说:“知道什么?”

     他们说:“肝病是根治不了的”

     我脑袋当时就嗡的一下。原来这病是好不了的!!!!

Rank: 4

现金
1667 元 
精华
帖子
401 
注册时间
2006-2-8 
最后登录
2012-7-6 
发表于 2012-3-5 20:17 |显示全部帖子
回复 阿甘GG 的帖子

(3)想死想活的

    我回到病房,躺在床上,情绪很低落:我才二十八岁,难道一辈子就这样做病人?那岂不是生不如死?

真奇怪,那些病友知道这个病好不了后,怎么还会那么开心地打扑克?

我开始想自杀的事了,可是我自杀了,父母该多难受?他们能承受老年丧子的打击吗?我的兄妹们也会很难受吧?

    后来我终于还是没有自杀,可能主要还是自己下不了那狠心,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。

    住院部的几栋楼从北向南平行分布着,有一条长长的走廊把这几栋楼连起来,白天病友们经常站在走廊上扎堆儿聊天,经常能看到有推车路过我们身边,推车上盖一块白布,白布下面就是已死的病人。想想某一天,自己也会是这个结果,心情糟糕透了。

    有时晚上躺在床上,就盼着晚上睡着的时候,发生强烈的地震,在睡梦中不知不觉就死了。

    我在单位工作的那个部门,在我住院期间被解散了,我们这个部门中的人都被分配到其他部门,象我这样的病人,当然是哪个部门都不会欢迎我的,想到这点我的心情更加不好。

Rank: 4

现金
1667 元 
精华
帖子
401 
注册时间
2006-2-8 
最后登录
2012-7-6 
发表于 2012-3-5 20:19 |显示全部帖子
回复 阿甘GG 的帖子

(4)医生对我束手无策

    每个周六的早上抽一次血,到下周一,护士就会把化验结果告诉我们,转氨酶指标低于四十的病人就可以办出院了。可我的从指标一直都高于一百。

    药丸,冲剂,打针,医生都给我开过了,我的转氨酶就是降不下来。病友换了一拔又一拔。

有个医生悄悄告诉我,他可以找朋友买到干扰素,一支三百多元,三十支一个疗程,一个疗程需要近一万元钱。干扰素属于自费药,我那时每月的工资才700多元。

    我想如果要是能治好我的病的话,我就想办法筹钱试试,我在病友中打听了一下,有几个打过干扰素的,他们都没有好。这一线希望又破灭了。

    我的主治医生是一个斯斯文文的小伙子。我住院到一百天左右时,他找我谈话了。原来他毕业后一直在医院的行政部门工作,今年工龄满五年了,按照规定,如果是在临床工作第五年就可以评初级职称了,所以他年初就从行政部门调到了住院部,为的是今年能参加评职称,象我这么长时间住院是会影响到他年底计算床位周转率和治愈率的,而这两个指标决定着他当年的工作成绩。如果本年度工作成绩不好,就会影响到他评职称。

    我理解这位医生的苦衷,因为我在单位也做技术工作的,而且我正好也是和他同一年评初级职称,因为我住院了,我评职称的事就泡汤了。可是我不应该影响他,我很为自己拖了他后腿而愧疚。

    这位医生告诉我可以先办出院手续,我出院后先回单位呆几天后,然后再来医院重新办住院手续。

Rank: 4

现金
1667 元 
精华
帖子
401 
注册时间
2006-2-8 
最后登录
2012-7-6 
发表于 2012-3-5 20:19 |显示全部帖子
回复 阿甘GG 的帖子

(4)幻想着会再次有奇迹发生在我身上

    在我的人生经历中,绝处逢生的奇迹发生过好几次了,

    我两岁多的时候跟着母亲从南方到了北方的一个县城,因为我父亲在这里工作,我后来就一直在这个县城生活一直到我考上大学才离开。

    三四岁的时候我还不会讲北方话,还是满口的南方话,有一天我跟着一群孩子上了街,去了电影院,我们是从中间的侧门进去的,穿过黑乎乎的走道,他们好象从后门出去了,我跟在他们后面,可是当我从后门出去的时候,就看不到他们了,我到处找他们,最后在街上一个贴满大字报的宣传栏前,我抱住了一个大人的腿,用南方话哭喊着“找不到家了”。那个人正好是我姐姐的同班女同学,可能她去过我们家,见过我,她直接把我送回了家。

    在我五六岁的时候,我经常跟着一个十几岁的哑巴玩,那哑巴真坏,有一次,大概五月初的样子,山上的杏还是青蛋蛋,半下午的时候,他把我带到山上,他就爬到一棵大杏树上摘杏,我在树下等他,过了很久,我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在树上了,我找不到回去的路,天也快黑了,我就开始哭,正好有一邦大孩子路过,把我带回了县城。

    我上初中的时候,成绩是班里倒数的学生,中考结束后,我玩了个够,玩到没有意思了,中考成绩也下来了,我没有考上高中,那是1984年,我十四岁,有一天下午,我躺在床上,左思右想,自己除了考大学没有别的出路,于是下了决心要好好复读一年,考上高中,然后再考大学。复读班的学生报到的第一天,教室里的课桌还没好,要从别处把课桌搬来,我特卖力地干了一上午,好多同学都是干几下就跑了,班主任一下就看中了我,第二天就让我代理班长,又过几天复读班摸底考试,我的成绩很差,但是班主任仍然让我当班长,让成绩最好的同学当学习委员,有了这个机会,我就和学习委员走近并成了好朋友,他很热心地邦助我,我自己也很努力,成绩很快好起来,那时我最差的是英语,上了三年初中,我就会一个单词,学校给复读班安排了一个最好的英语老师,等第二年中考时,我所有的课都赶起来了,我的成绩在全县的考生中都排在了很前面的位置。

Rank: 4

现金
1667 元 
精华
帖子
401 
注册时间
2006-2-8 
最后登录
2012-7-6 
发表于 2012-3-5 20:20 |显示全部帖子
回复 阿甘GG 的帖子

(5)幻想着我能发现治肝病的灵药

    既然医院的药不能根治肝病,我对医院不抱一点希望了,住院两个月后,护士每天早上拿来的药,我想吃的时候就吃,不想吃的时候就不吃。到第三个月的时候,我干脆就不吃药了,每天把药放在抽屉里的一个盒子里,后来盒子放满了,我怕医生看见,悄悄把一盒药扔到了外面的垃圾筒里。后来有个病友发现我不吃药,就让我把药给他,我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。

    我以前听过一句话叫:卤水点豆腐,一物降一物。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一种东西存在,一定有另外一种东西可以克制他。就象中国的五行文化,金克木,木克土,土克水,水克火,火克金。这五种元素互相克制一环扣一环,维持整体的平衡。那时我经常思索:能克制肝病病毒的药会是一种什么东西呢?一种毒蛇的毒?一种特别毒的植物?

    那时我已知道一点阴阳五行和八字算命的知识,在我后面的文章中我会交待接触阴阳五行的因缘。就是因为我自己懂一点八字算命,我总觉得按自己的八字我还不该死。其实我的算卦水平就是个半吊子,与其说是我算出来的,不如说是那时我自己不想死罢了。

Rank: 4

现金
1667 元 
精华
帖子
401 
注册时间
2006-2-8 
最后登录
2012-7-6 
发表于 2012-3-5 20:23 |显示全部帖子
回复 阿甘GG 的帖子

(6)幻想着通过锻炼好病

    按照医院的说法,肝病是富贵病,不能受累,要少劳动,多休息,要注意营养的平衡,把肝养的好好的。可问题是,我才二十八岁,我天天养护着肝,那谁养活我呢?

而且我觉得人应该通过锻炼,让身体的气血通畅,进而让肝的气血通畅,这样才能好病。

    在住院三个月后的某一天,护士长突然通知我们医院给我们安排了一个医生来教我们打太极拳,我听了这个消息后非常兴奋,我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了太极拳上,医生教我们打二十四式太极拳,共教了我们一周,每次我都早早地到场,而且学的特用功。

    学完后,我天天在病房前面的院子里打太极拳,渐渐地吸引了一大邦病友跟着我打太极拳,他们总问我在哪能买到打太极拳的书,我就跑到附近的一个书店去找二十四式太极拳的书,买了十几本回来,回到医院后,很多人来我这里买书。俨然我已成为大家的太极拳老师。

    当初和我一起学太极拳的病友,学完后就不练了,他们还是把希望寄托于医生和药。

有的病友对医院的化验结果非常认真,以致于我认为他们太迂了。比如有个病友看到这次的化验指标是89,而上次的化验指标是91,低了2个点,他就非常地兴奋。而我觉得这2个点根本说明不了问题,如果考虑到化验的数据有误差的话,89和91其实是完全相同的值。

    可是我这边打太极拳的效果也很不好,我身体越来越糟糕,两个膝盖也开始疼起来。

    我又琢磨着,太极拳不行的话,气功应该可以,一想到气功,我心里又立马充满了希望,我以前没接触过气功,但是上大学时听过一个同学说她姨妈练气功的事,他和他姨妈一起去一个寺院,他姨妈一到寺院大门就告诉他,不要打扰她,因为她感觉到了寺院的气很好,她要花一点时间采气。那时我听同学讲这事的时候没当回事,现在我总是在琢磨如何治好肝病,琢磨到气功后就想起了同学给我讲的他姨妈采气的事。如果练气功可以采外面的气的话,那身体的气就会越来越足,身体的气足了就会自己去通,那病不是就会自己好吗?

于是我又跑到书店去找气功的书,只买到两三本气功书,看了半天,也不知道从何下手练。

Rank: 4

现金
1667 元 
精华
帖子
401 
注册时间
2006-2-8 
最后登录
2012-7-6 
发表于 2012-3-5 20:23 |显示全部帖子
本帖最后由 阿甘GG 于 2012-3-5 20:24 编辑

回复 阿甘GG 的帖子

(7)死亡逼近

   我的身体越来越糟糕,

   我原来就有神经衰弱,现在睡眠变得更糟糕,几乎整晚上睡不着觉。

眼睛很干涩,眼球和眼眶之间似乎锈死了,转动一下都很困难。

咳嗽不止:一旦开始咳了,十几分钟停不下来,咳到后面感觉能把肚里的五脏六腑一下就都能从喉咙里咳出来。

    盗汗:突然感觉全身要往出冒汗了,眼睛看着手背,一开始冒出来的汗,是一个小亮点,反射着光,然后一点点变大,到后来,汗珠挂不住了,开始往下流淌,汇成一束束的小溪流。

有一天,几个病友在他们病房门前打扑克,我从他们旁边经过,一个病友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,说:“我怎么看你的脸就跟水泥地面一样!”

    有时候会有病友下象棋,我站在旁边看不了一分钟,脑子就开始痛,变得不能思索,我就赶紧回病房躺着。

    有一天我要离开医院回单位参加评职称考试,下公交后要走五百米左右的路,这点路程我走起来竟然有点吃力。考完试从单位回到医院,进病房后,我突然觉得胸腔里很不舒服,我赶紧脱了鞋坐到床上,胸腔里越来越难受,,那种难受就如同牛魔王被孙悟空钻到肚子里乱踢一样,

我知道我快死了!!!

Rank: 4

现金
1667 元 
精华
帖子
401 
注册时间
2006-2-8 
最后登录
2012-7-6 
发表于 2012-3-5 20:26 |显示全部帖子
回复 阿甘GG 的帖子

(8)希望之光

    有一天有个姓陈的病友跟我说,他听说有个病友去秦皇岛的一个气功学校练功练好了,我一听这个消息,心里就升起了希望。这不就是自己一直在又等又盼的消息吗?


正好这时主治医生也希望我办出院手续,于是我就和陈友商量一起办了出院手续,有个医生给我开了很多药,并叮嘱我一周内所这些药吃了,一周后再来医院开药,药房把这些药放到一个大塑料袋后给了我,我根本不关心这些药,我拎着这包药回到单位,正好宿舍门口有个垃圾筒,我直接就把这袋药扔到了垃圾筒里。

    自从把这包药扔掉一直到现在,这此年我几乎没吃过药!!!只有过两三次感冒,而且病的很轻,两三天时间自己就好了。

    我大概是在七月十五号左右出的院,我记得我住了一百零八天院。

住院前我的眉头还是舒展的,当我出院的时候,两眉之间印堂处已有了两条深深的皱纹,而且直到现在这两条深深的皱纹还没有展开。

    第二天我们买了火电票直奔秦皇岛,正好那时有个暑期气功班,学期二十一天,我们报了名,交了学费和住宿费,分配了宿舍,领了铺盖,安顿好后已经是半下午了,我躺到床上,一会儿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存在了,空空荡荡的,意识已不能支配自己的身体了,我又高兴,又有点害怕,那种恍恍惚惚的感觉让我很轻松也很舒服,可是找不到自己身体心里又不踏实,我脑子开始死劲找自己的胳膊和腿,慢慢地,一点点又感觉到身体的存在了,一点点支配胳膊和腿活动起来。

    晚上美美地睡了个觉,很多年了,没有这么香甜地睡过觉。神经衰弱就这么简单就好了?!
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肝胆相照论坛

GMT+8, 2021-3-9 14:44 , Processed in 0.032320 second(s), 10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1.5

© 2001-2010 Comsenz Inc.